浅谈柳宗元的散文特色(原创)

分享到:

  浅谈柳宗元的散文特色

  江苏省木渎高级中学

  李宝林

  柳宗元与韩愈齐名,为“唐家八大家”之一,堪称我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散文家。韩愈说柳文“表表愈伟”(《祭柳子厚文》),刘熙载谓“柳文如奇峰异嶂,层见叠出”(《艺概》卷一)

  。可见,柳文在唐代及唐以后都备受推崇。其特点从风格、结构、语言三方面来说大致如是:

  一、风格沉郁

  冷峻奇诡

  柳宗元生活在“安史之乱”结束不久的中唐衰世,青少年时代起就有一种很强的忧患意识。家道中落、父亲失意、亲人早逝又使年轻的柳宗元内心笼罩着浓郁的悲凉。革新失败,远谪蛮荒,“量移”无望,长为孤囚,政治抱负无法实现,使柳宗元的散文,特别是永州时期的散文,带着一种沉郁的格调。

  《寄许京兆孟容书》、《与杨京兆凭书》等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,向人乞怜求助的信,悲愤哀怨,令读者酸鼻;《吊屈原文》、《闵生赋》、《囚山赋》等骚赋体散文哀怨愤激,表现出鲜明的沉郁风格。

  柳宗元的议论性散文,如《四维论》,《时令沦》等,锋芒毕露,气势凌厉;他的一些亦叙亦议的杂文,如《愚溪诗序》、《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》等幽冷劲峭,词锋犀利;他的劝戒性的寓言,如《三戒》、《蝜蝂传》等,讽刺尖锐,不留情面,最能代表柳文的冷峻风格。

  柳文之奇,表现在立意构思上,还表现在行文用笔上。

  《童区寄传》通篇围绕一个“奇”字来写,通过区寄奇异的经历,突出其机智勇敢的性格。《愚溪对》设想梦中与愚溪之神对话,抒写自己忠而见弃的幽愤,构思极为奇巧。

  二、结构密致

  千回百转

  《旧唐书·柳宗元传》评价柳文时,突出其结构上“精裁密致”的特点。柳文之精,表现在结构上就是精严有序。

  柳宗元的议论性文章论证条理清晰,段与段之间,不仅有内在严密的逻辑联系,而且有外在文字上的连结、转折和呼应,布局谋篇,一丝不苟。以《封建论》为例。全文正反论述,条分缕析,脉络清楚,处处照应,无论大段或小段均精心安排,紧密联结。

  柳宗元的记叙性散文脉络连贯,环环紧扣。《至小丘西小石潭记》先写耳之所闻,次写目之所见,再写身之所感,分别从听觉、视觉、感觉描写小石潭水声、景色、环境。从写水声到写潭景,以“伐竹取道”为过渡;从写潭景到写环境,以“坐潭上”为转折。潭上之景依次写潭水之清,潭底之奇,草树之美,游鱼之乐。全篇结构布局“精裁密致”。

  三、语言精炼

欢迎转载188betapp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188betapp » 浅谈柳宗元的散文特色(原创)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